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母以女贵邓文迪最终掌舵默多克帝国

时间:2019-02-07 04:05:13|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母以女贵 邓文迪最终掌舵默多克帝国?

中新8月29日电 被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主持人许戈辉描述为在她们那群著名知性“美女”中最敢于抓住机遇的一个,邓文迪18岁离开中国,14年后回来,她的名字成了文迪·邓·默多克。

据澳大利亚《澳洲》报道,从广州一家工厂厂长的女儿,到远嫁美国获得绿卡;从加州社区学院,到耶鲁大学商学院;从香港星空卫视的普通实习生,到“世界传媒大亨”默多克的夫人;从没有任何财产继承权,到利用“试管婴儿”成为传媒帝国最可能的继承人。一切对于这个年仅37岁的中国女子来说似乎才刚刚开始,文迪·邓这个名字将注定与传奇连在一起。

可能最终掌管传媒帝国

到2005年8月以前,人们一直以为默多克的长子拉克兰将会最终坐上该集团的头把交椅。8月31日,因默多克之前宣布重新调整家族资产的持股安排,拉克兰正式离开集团副首席营运官的位子,并启动了一家名为伊利里亚的新公司。这使默多克与现任妻子邓文迪的两名幼龄女儿将在公司的家族信托基金中与默多克的4位成年子女一样均分收益这意味着在这场数十亿家族资产继承权变动风波中,似乎真正的受益人只有邓文迪。

根据默多克与安娜离婚时的协议,默多克掌管的30%有表决权的集团股份,将留给他的四个成年子女,这意味着邓文迪和她的孩子,不得染指这市值51亿美元的30%有表决权的股份,也没份分市值10亿美元的无表决权股份。

但根据新协议,邓文迪在默多克死后将在家族内拥有更大权力,除了自己作为配偶获得的合法股份外,她还将一手掌控两个小女儿在公司中的全部财产。因为在两名幼女年满30岁之前,她是她们唯一的监护人

母以女贵邓文迪最终掌舵默多克帝国

。也就是说她很可能在默多克死后,跃升为默多克家族中最有权力的人。

目前的变动为邓文迪最终掌管这个庞大的传媒帝国创造了绝佳机会。尽管默多克在一份声明中说,提出更改家族财产股份结构完全是自己的决定。但更多的人依然认为,邓文迪才是此次集团大变局幕后真正的推手。

早在6年前,默多克在纽约哈德逊河“牵牛花”号游艇上迎娶邓文迪之后,《华尔街》头版便登出《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对集团发挥影响力》的评论文章,预言了邓文迪的崛起。

“试管婴儿”引发“豪门恩怨”

尽管邓文迪一再向世人表明自己爱情的纯洁性,但默多克毕竟不是一个开杂货店的老头,而是掌管着400多亿美元企业资产和100多亿个人资产的超级富豪。默多克前妻安娜当年更是在离婚协商中开出苛刻的条件:默多克死后,邓文迪将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除非她能生下个一男半女,并且在默多克去世时孩子还不满18岁,她才能掌控孩子名下的股份。

而安娜原本有权要求平分他们在过去31年积累的120亿美元的财富,为了对信托基金做出更有利于四个年长子女的安排,她最后只拿走了10亿美元。

结婚心切的默多克咬牙签下合约,安娜心里知道此时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化疗并失去生育能力。所以在她看来默多克的财产不会旁落“外人”。但安娜怎么都想不到,默多克在接受化疗前,早已将自己的精子抽取并冷冻,这无疑令邓文迪掌握了主动,把离婚协议中的不利条款逐步化解。

2001年11月19日,依靠高科技──试管婴儿,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个宝宝格雷丝,2003年6月,邓文迪又为默多克生下了另一个女儿克洛伊。母凭子贵,默多克很快抱着幼女宣布道:我的所有孩子都有接替我位置的机会,即使是格雷丝和克洛伊,她们尽管年龄很小,但她们和其他兄姐享有同样的承诺。

在邓文迪生下第二个女儿后,默多克无限期地搁置了退位的打算,因为他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组建的新家给他带来了“无限活力”。

以开拓中国市场为突破口

邓文迪绝非国色天香,但她有惊人聪明的头脑和超常的对机会的把握能力,这是她的过人之处,也是最吸引老默多克的一点。默多克一生商战无数,看透人生百态,他不怕女人精明厉害,怕的就是女人不精明。

默多克的亲密助手形容邓文迪是一个出色的工作伙伴,常常是众人的焦点。她和气而又善于言谈,使默多克能经常保持一种愉快的心境,婚后的默多克“至少年轻了30岁”。

默多克长期以来一直钟情于有着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邓文迪凭借流畅的中英双语交流能力和迷人的社交风采,已在集团上下给自己带来了“默多克形象大使”和“亚洲外交官的美誉”。有人说,她给了集团一张中国面孔,这一点在中国是重要的。

与此同时,邓文迪不断对集团在亚洲的运营和投资施加影响,使得亚洲成为了该公司增长最快也是最重要的市场。邓文迪还成功策划了一笔总值在3500至4500万美元的针对中国互联的投资生意,此举得到了默多克的大力支持和称赞。

关于“邓文迪”:

百度一下()“邓文迪”,找到相关页约54,700篇。

邓文迪出生于苏州,童年是在广州市长大的。16岁进入广州医学院学习。1987年,她通过熟人在广州结识了来自洛杉矶的彻里夫妇,彻里太太成了邓文迪的英语老师。不久,彻里夫妇协助邓文迪办理申请美国大学的手续,并担当起邓文迪学生签证的担保人。邓文迪顺利进入加州州立大学学习。彻里于1990年2月与邓文迪结婚,但两人婚姻关系只维持了2年零7个月,仅较邓文迪需要取得绿卡的时间长7个月。邓文迪在加州州立大学4年内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考取耶鲁大学,读工商管理硕士课程。1996年初,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邓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集团的董事布鲁斯·丘吉尔旁边,邓文迪最终成为了老默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