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他曾一手打造小灵通手机63岁再创业要改行

时间:2018-07-31 11:42:23|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他曾一手打造小灵通,63岁再创业要改行造汽车业

作为一名63岁的创业者,王祖光依然成功吸引到了中国顶级投资人的青睐,他的成功绝非偶然,而是格局与智慧并重的结果。

几天前,小灵通创始人之一王祖光担任董事长兼CEO的创业公司恒源电动汽车集团,正式宣布推出新能源汽车制造平台容大智造。这是一个整合了电动汽车的研发、设计、生产、供应商、金融服务、维修保养等领域服务商的平台,其主要功能是实现轻资产造车。

资料图

王祖光的这一次创业,除了当年UT斯达康的老搭档薛蛮子、陆弘亮以外,还有杨向阳、徐小平、李开复、蔡文胜等一批投资大佬和IT新贵们纷纷加入。吸引到如此多的顶级投资人,作为一名63岁的创业者,王祖光的成功绝非偶然,而是格局与智慧并重的结果。

王祖光出生于上海外祖父家,可称作是书香门弟。外祖父于怀仁作为出色的会计师,非常成功经营的怀仁会计事务所闻名于当时的上海。王祖光父母均为浙江大学(当时的浙江农业大学)毕业,是同班同学。

在父母严谨治学的耳濡目染下,王祖光不但从小就聪明好学,成绩优异,而且深受祖父王公玙的影响。他的祖父是一位传奇式的爱国人士,出生商贾之家,却以书生之姿投政,于民族危亡之际解救一方乡民于水火,这样的使命感和感深深的影响了年幼的王祖光。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赴美留学的留学生求学于伊利诺伊州大学,王祖光以优异成绩取得计算机电气工程双硕士学位,并成为学校第一个在两年半的时间里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的学生。毕业后他受雇于英国雷卡公司(Racal-Milgo) 担任系统工程师,负责络管理系统的开发,随后进入美国著名的贝尔实验室(Bell Lab) 成为资深研究员。

在贝尔实验室工作期间,王祖光成为实验室的核心成员,特别是在络规划方面的研究颇有建树,并代表美国最大的通讯公司ATT出席国际络管理协议会议,参与制定了通信络管理的国际标准。基于他提出的络管理理念,ATT推出了全新的络管理系统,节约了大量的络资源,他也因此获得了获得了贝尔实验室最高研究荣誉奖。

打造小灵通

1990年初,王祖光看到了中国的快速发展,回国后与浙江省电信管理局合资成立了浙江宇通电信有限公司研发生产数字环路设备。

当时美国渗透率已经达到50%,而在中国仅不到1%。老百姓家装一部的费用不仅高达2000元,还得再等上几个月乃至一年的时间。王祖光回忆,在市场还不成熟的中国,从0到1要远比从1到100容易,这在我看来这是巨大的商机。

事实证明,王祖光的判断是正确的。随着中国用户数量的激增,传统的交换机或人工总机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要。而在王祖光的带领下,浙江宇通引进美国技术及时推出了数字环路设备,正好满足了电信络升级的需求。1991年,宇通的数字环路设备占据了中国80%的市场份额,王祖光也在同年被推选为中国民营科技企业协会理事与浙江民营科技企业协会副理事长。

在浙江宇通的发展过程中,王祖光遇到了在美国房地产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薛蛮子和孙正义的合伙人陆弘亮。经过几轮交流和考察后,三人决定将浙江宇通合并成立了Unitech Telecom,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UT斯达康。成功地推出了光环路系统和无线环路系统(小灵通),彻底改变了中国通信生态的格局。

小灵通一时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UT斯达康公司在中国通信市场创造了多个第一,并于2000年纽约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估值超过数十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一个在美国上市的民营企业。

初涉汽车行业

2000年底,基于诸多考虑,王祖光退出了在UT斯达康的职务。他回到美国,出任全球个人通讯系统论坛主席并创立了亚洲文化基金。而后又做起了投资人,投资涉及通讯、医药、互联等行业的多家企业,并带领多家公司成功在美国上市。

在这期间,王祖光也在不停地观察产业动态,寻找新的创业机会。他发现,正在飞速成长的中国汽车产业因为变速箱和发动机短板,而落后于外国竞争对手。

2006年,闲不住的王祖光再次回到中国,并在1年后参与成立了中柴机器有限公司,主营农用车、叉车等非道路用车变速箱的制造与销售。目前这项业务开展的很顺利,中柴机器公司已经成为了小吨位工程机械细分领域的主要供应商。

彼时因为伊拉克战争的缘故,国际油价一度突破了100美元。高企的油价促使欧美国家开始探索利用新的汽车能源模式,一大批新造车企业在2003年后开始涌现。这批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前辈们吸引了王祖光的关注,他希望抢占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的行业先机,复制在电信与特种车辆行业的成功。但这一次,市场却没给王祖光机会。

起初,王祖光试图通过自主研发电动汽车的三电系统打造电动汽车。与此同时,他还与一家名为柯本太平洋的美国改装车公司进行合作,委托他们完成车辆的外形设计和磨具开发。虽然最终样车做了出来,但是距离量产还有很大距离。王祖光不得不选择放弃,其近600万美元的个人投资也都打了水漂。

这些学费让我意识到,汽车行业的水太深了。在王祖光看来,造一辆整车对于资金、技术的要求太高,一家初创企业很难完成。

因此,王祖光放弃了自主研发整车的想法,开始从自己擅长的资源整合上做文章。他计划买下一家电动汽车企业,在既有的三电系统和底盘上进行开发量产车。为此,他接触了十几家独立造车企业,其中就包括如今大名鼎鼎的特斯拉公司。

通过朋友介绍,我们在2007年7月与特斯拉时任CEO马丁艾伯哈德进行了接触,当时该公司的首款车型Roadster还未实现量产。王祖光回忆道,但因为其产品距离量产还需大量资金投入,我们最终选择了放弃。

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王祖光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收购标的,为此他将眼光扩展到了全球。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和当年UT斯达康的几位创始人又走到了一起,这一次,他们准备玩票更大的。

再创业有容乃大

2013年,王祖光再度联手陆弘亮和薛蛮子,一起合伙创立了恒源电动汽车集团,在自己60岁的时候重新开启创业之路。

微博截图

从IT界跨越到了电动汽车领域,这家公司一成立就得到了许多知名投资者和业界大咖的追捧,包括真格基金徐小平、创新工场李开复、360周鸿祎,以及富士康郭台铭等创投圈、科技圈大佬。

2014年,还在新能源车领域多方考察的王祖光,在法国发现了一款在轻量化、载重量和经济效用方面拥有巨大优势的电动物流车。谁知没多久,这款车的制造商一家名为SITL-Brandt Motors,因为经营和供应链上的问题面临破产重组,王祖光随即决定要把这家公司买下来。收购这家公司需要800万欧元

他曾一手打造小灵通手机63岁再创业要改行

,并且卖方要求第二天收购款就要到位。

在当时的紧要关头,他第一时间还是想到向老朋友们求助,王祖光立即给杨向阳等人打了,由于时差,当时国内已是深夜,但杨向阳、陆弘亮等人还是在一夜之内为王祖光凑齐了800万欧元的收购款。

作为一家拥有国内一线投资人支持的造车新势力,恒源集团并没有像蔚来、奇点、前途、乐视等新造车企业们一样选择杀入乘用车市场。对于这个选择,王祖光解释,首先,全球乘用车市场竞争激烈,外有跨国巨头,内有正在生长的自主品牌,像恒源这样没有背景的新造车企业能够成功突围的几率很低;更重要的是,国内企业在新能源物流车方面起步也很晚,对于已经通过收购获得了成熟车型的恒源集团来说,还有很大机会。

说到容大智造,王祖光表示这个平台要做的事有三件:

1、整合产业链上的各种资源,以高效率、低投入、轻资产、快发展,来挑战高投入、重资产、低效率、长周期的汽车产业。

2、利用银行授信和金融杠杆等手段,缩短汽车供应链上各方的付款周期,提升产业运营效率。

3、通过提升智能水平,打造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在汽车产业中资产重、投资周期长、行业保护严,造就了不少行业寡头和高不可攀的技术堡垒,助长了以厂商为寡头的行业格局。王祖光表示,由于资金和技术上的门槛,造一辆整车对一家初创企业很难完成。当前最现实的做法就是在技术上采用拿来主义,利用外国成熟的电动车技术,结合国内现有的产能来造车。容大智造就是这样一个整合多方优势的平台。

短短四年,王祖光已经交上了容大智造的第一份答卷:200余家平台合作伙伴,120多个专利。容大智造不仅将新能源车本土化,更初步打通了供应链,一个造车平台已初具模型,几次海外车展中容大亮相,不仅吸引了消费者,更是吸引了一大批想加入容大智造平台的伙伴。2016年,容大汽车已经成功地将欧洲技术全面本地化开始量产销售,并在物流车的络化和智能化的技术上远远领先于同类竞争者,迈乔物流车的订单更是排到了2017年底。

结语

王祖光希望将自己在产业整合上取得的经验推广开来,为中国汽车产业带来更多积极影响。我们正在将现有的供应商体系搭建成一个平台,未来欢迎其他有想法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与我们的供应商合作,大家共同造车。

在他看来,这种双赢的合作机制可以让供应商和主机厂处于更加平等的关系,提升双方的经营效率。而关于未来的容大,今年63岁的王祖光用三个词来概括:自动化、智能化、共享化。